美文欣赏
美文摘抄经典美文情感美文伤感美文爱情美文原创美文
文章荟萃
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心情文章励志文章百家杂谈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优美散文抒情散文经典散文爱情滋味感悟生活
心情日记
随笔幸福快乐感伤难过无聊思念寂寞随感
诗歌大全
现代诗歌古词风韵爱情诗歌伤感诗歌赞美诗歌谈诗论道
短篇小说
爱情小说青春校园都市言情故事新编微型小说现代小说
故事大全
情感故事感人故事童话故事爱情故事哲理故事鬼故事
好词好句
经典句子爱情句子伤感句子哲理句子搞笑句子唯美句子英文句子个性签名
作文大全
小学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中考作文高考作文优秀作文

医道圣手 - 第9章 睁大狗眼

发表时间:2018-05-04 00:00:00  热度:

  “呵呵……”洛天理笑了起来,“我就是随便来这里吃顿饭怎么能够麻烦王董!”

  陈明眼睛随意在金发男子身上扫了眼,便不再理会,拿起筷子自顾自的吃了起来,至于周围这些人他才懒得理会。

  “秦董这话说的见外了,我是天禧国际的第二大股东,你来这里吃饭不提前和我打声招呼让我进一下地主之谊,岂不是不给我面子!”王奎生望着洛天理,肥硕的脸一颤一颤,活似水浒传里的郑屠。

  洛天理脸色微变,反问道:“王董是来找事的了?”

  他已经听得出王奎生是冲着自己来的,因为就在昨天两家的合作谈崩了,洛天理一直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处理的不够好,心中发愁,却想不到王奎生这个时候会找过来。

  “秦董既然撕破了脸,我也就不多说废话!”王奎生冷笑起来,“秦董既然不愿意和我们合作,那我们的天禧国际也不欢迎你!”

  王奎生这是给洛天理下逐客令,不了洛天理露出一抹嘲讽神色,笑道:“王奎生,你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

  “你说什么!”王奎生闻言脸色大变。

  “我说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洛天理冷哼一声,脸上露出愠怒,“查理斯在这里才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你算什么东西!”

  既然撕破了连,洛天理也就没有必要再和王奎生客套,王奎生确实是天禧国际的第二大股东,只是永远是个第二大股东,凭他此时的财力、物力以及身份地位还远远不够和洛天理叫嚣。

  “嘿嘿……”王奎生露出阴狠之色,脸上的那颗胎痣在他的笑声中颤巍巍的抖动着,似乎在昭示什么。

  洛天理看着露出狰狞之色的王胜奎,心中隐约有种不好的感觉。

  “洛天理,你真的以为自己在东海市是老大了么?”王奎生盯着洛天理,语气有些不屑,“你太不识抬举了,实话告诉你,今天我来这里正是查理斯的意思!”

  “嗯?”洛天理眉头紧蹙,心中在盘算什么,“查理斯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奎生嘿嘿笑了起来,目光中露出惋惜之色,摇头叹息,“查理斯先生的意思就是让秦董永远留在这里,秦董难道还没有明白么?”

  “王奎生,你竟然给外国人当走狗!”张文忠在旁边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张文忠,你又何尝不是洛天理的走狗?”王奎生对于张文忠的嘲讽丝毫不放在心上,继而道,“只要除掉洛天理,查理斯先生就会想方设法将他手下的产业过渡到我的手下,到时候,我王奎生就是东海市的第一商人!”

  “妈的,吃个饭都有苍蝇在嗡嗡乱叫,真烦人!”陈明刚吃了一只鸡腿,口里含糊不清的说着,十分不满。

  陈明的声音很大,所以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当然也明白他口中所说的苍蝇是指的谁。

  “小子,你是谁?”王奎生脸立马拉了下来,他竟然被一个无名小卒说成了苍蝇。

  “我是你爷爷!”陈明叼着一根牙签,斜睨着眼睛望向王奎生,继而发出一声惊讶,“靠,原来是一只吃多了的肥苍蝇!”

  洛天理心中一动,没有开口阻止陈明,这个时候陈明既然站了出来,便是想要插足,正是他表现的机会。

  “你……”王奎生刚要开口,却被陈明打断了。

  “看你长得这么肥头肥脑,脑子一定也长在了屁股上,爷爷就帮你减减肥吧!”陈明嘿嘿一笑,口中叼着的牙签却如闪电一般,迅速射向王奎生,那一根小小的牙签准确无误的射进了他的右腮。

  “啊!”一声惨叫,王奎生痛呼,伸手便朝着自己的脸拍去,可是他这一拍,将裸露在外面的牙签直接拍了进去。

  “啊!”又是一声惨叫,这一声比杀猪声还要来的难听。

  洛杉在听见陈明说脑子长在屁股上的时候便想起了他对自己也说过这句话,愤怒的盯着他,却见他嘴角微微一动,牙签便如武侠剧里的暗器般射了出去。

  所有人都被陈明这突然的举动给震惊了,洛天理心中更是惊骇,他知道陈老爷子的功夫不错,可也没有想到能厉害到如此地步,一根小小的牙签竟可以作为暗器发射,而且还是含在嘴中。

  一时间,洛天理绝的自己做出的选择是明智的,无论如何也要让陈明留在两个女儿身边。

  “你……你……”王奎生已经痛得说不出话,只要他舌头动便会碰到刺进他口腔中的牙签,因此只剩下了满脸的痛苦和愤怒。

  “fuck!”站在王奎生身边的金发外国人冒出一句英文,那淡蓝色的眼睛露出愤怒。

  “法克你姥姥!”陈明白了一眼金发男子,总感觉这男子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阴冷之气,不过相对于他的“玄龙诀”中的冰龙之气还要差的远,从他惩治洛杉使用的冰气爆就可以看得出。

  陈明的玄龙诀是一门很奇特的功夫,玄龙诀一共有五部,到现在为止他只能练习第一部的冰龙诀,而且冰龙诀五层只练到了第三层顶峰,这让自以为是天才的他备受打击。

  老头子却告诉他玄龙诀每一层都是质的变化,只可循序渐进,不能投机取巧,陈明也就不再理会,一切随缘了。

  金发蓝眼的外国男子上前一步挡在王奎生身前,盯着陈明,那一双蓝色的眼睛似乎带着某一种奇异的力量,陈明仅仅与他对视了一眼,便感觉自己意识有些混乱,心中不由得一动,暗叹,“这是什么功夫!”

  不过,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功夫,陈明自信总是满满的,今日洛天理也在场,他全当是自己立威的第一战。

  洛天理见陈明和金发蓝眼的外国人对上,忙站到陈明身边低声道:“陈明,这个人不好惹,功夫很强!”

  “秦叔放心!”陈明给洛天理一个放心的眼神。

  洛天理不再多说什么,旁边的洛杉也一脸复杂的看着陈明,她不是三岁小孩,当然明白眼下发生了什么。

  “洋鬼子,站在那里干嘛,要动手就赶紧的!”陈明有些不满了,那个金发蓝眼外国人就知道瞪着眼睛看自己,难道他察觉不到对陈明并未造成太大的影响么。

  “金勒……干……干掉他!”王奎生好不容易挤出一句话来。

  金勒冷冷的看了眼王奎生,撂下俩字,“废物!”

  王奎生身子一颤,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竟然没有反驳。

  陈明伸手又抓了一块肘子,随意的塞进嘴里咀嚼着,根本就没有将金勒看在眼中,似乎金勒在他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

  金勒蓝色眸子中映出陈明的身影,再次上前一步,说着标准的汉语,“小子,我要对你发出挑战!”

  “要打就打,磨磨唧唧的干啥?”陈明坐在椅子上自始至终他从未起身,“你们这些洋鬼子废话真多!”

  说完,陈明口中的另一根牙签再次射出,只是这一次的目标不是王奎生,而是金勒,金勒见陈明动手,身子微微一晃,躲开了那牙签的攻击。

  “啊!”又是一声惨叫。

  金勒身子躲开了,身后的王奎生可没有躲开,所以那根牙签很自然的将他的另一半腮也给穿透了。

  王奎生吓得忙朝着后面躲去,他不知道再站在那里会吃多少根牙签。

  “速度还不错!”陈明见金勒躲开,嘴角一咧,露出笑意,顺手超过桌子上的牙签筒,将里面的几十根牙签倒出来,在手中摆弄着。

  “在尝尝我这根牙签!”陈明手中捻着一根牙签,一个标准的捏银针的动作,话音落,手如电,牙签迅速脱手而出,目标直指金勒的面部。

  这一次的牙签速度比之前要快了一倍,金勒脸色微变,忙将头往旁边偏了一下,可是牙签贴着他的左腮过去,在他白皙的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红色痕迹。

  金勒终于动容,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是陈明手中的牙签速度更快,简单的两根牙签已经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尤其是看着陈明手中还有那么多牙签。

  “哎呀……”陈明露出惋惜之色,“又被你躲过去了,太失败了!”

  这话一出口,洛天理、张文忠几人脸色变了几变,心中不禁嘀咕,“小子,你两根牙签就将人家逼的只有躲闪的份了,还不知足!”

  金勒知道,自己若是不靠近陈明就没有出手的机会,所以在陈明射出刚才那根牙签之后,便瞅准时机朝着陈明冲去。

  “嘿嘿……”陈明干笑起来,“想法不错,想要近身攻击,那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力靠近了!”

  右手微微晃动,三根牙签同时出击,分别攻击金勒上中下三路,几乎将他全身封杀了,看着速度再次提升的牙签,金勒心中叫苦,他觉得自己有一身的功夫却用不出来,只能靠着身法应对陈明的牙签。

  “嗯哼!”金勒眼睛都绿了,面对三根牙签他已经没有了全部躲闪的能力,心中迅速便有了决定,腰部一扭,头部一偏,躲开了中路和上路,只好放弃自己的下路。

  “哎……”陈明无奈叹息,啧啧道,“可惜了,爷爷可是神医出身!”

  话音刚落,被牙签子刺中小腿的金勒速度便慢了下来,他感觉自己的右腿好像不听使唤了,速度直线下降。

  “怎么回事?”金勒震惊了,看着嘴角带着笑意的陈明,已经开始后悔站出来。

  “洋鬼子,我们的中医博大精深,尤其是对于人体穴位的掌控!”陈明泰然的坐在那里,淡淡地解释,“这一处穴位被刺中,你的腿要是不麻就怪了,是不是很麻很爽?”

  “fuck!”金勒不得已只好停下身子,伸手准备将小腿上的牙签拔下来。

  “哎,这个可不能随便拔下来!”陈明冷不丁的开口,脸色笑岑岑的,“你要是拔下来,我保准你的这条腿废掉了!”

  金勒吓了一跳,果然不敢去动那根牙签,可是不去动,自己的腿依旧处于一片麻木之中,但若真如陈明所说,自己动了腿就废了,那就更得不偿失了。

  “你……你这是什么功夫?”金勒面对陈明不得不认输。

  “这哪里是什么功夫,就是我平常针灸使用的手法而已!”陈明歪着脑袋,说的风轻云淡,“爷爷要是真的动手,你还能站在这里?”

  说完,陈明不理会金勒,转头对洛天理询问道:“秦叔,接下来该怎么解决就是你的事情了!”

  微信关注公众号小桔秋色,更多精彩

美文.分享

人喜欢

上一篇下一篇
猜你喜欢
点击加载更多内容  ↓